绥化之窗首页 绥化上网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首页  |  绥化原创区  |  书籍区  |  导航区  |  绥化作家
 杂文 文集 | 随笔 | 散文 | 诗歌 | 小说 | 杂文
 
谁说青春不能错
  文 / 我自潇潇
  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,在网上看完了《谁说青春不能错》,突然有种很震的感觉。老实说我的确喜欢看书,但是往往不能一下看很多,三年级的时候看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每天晚上看个一二十页,结果也不知花了多长时间,看完了这部所谓名著。这次也是,看了一半就有些厌倦,其实已经看不少了,就是因为那句话“在十八年的考试生涯中,我深深领悟到,真正的高手不是那些考满分的,而是那些想考多少就考多少的。”很真切的感觉,我一直在年级一二名之中徘徊,有时甚至更次,但是我清楚,我想什么时候考第一就可以什么时候考个第一,我一直以很骄傲的面目出现在其他人的面前,只是,他们不知道,这么多年,我的骄傲已经超过的他们的想象。甚至在初二班主任说我其实是最聪明的人的时候,我也只是淡然一笑。看到这句话,我决定往下看。

  中间老妈叫我去吃饭,我去了,我尽量照着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。吃饭的时候,妈妈的手机响了,她的彩铃是我给她弄的Jay的听妈妈的话,听着那幽幽的歌声,突然有种很愧疚的感觉,我匆匆的离了饭桌,回到电脑前。其实他们已经尽量给了我自由,也尽量满足我花钱的大手大脚,纵容我的任性,虽然他们并不懂我,但他们起码在尽力用他们的方式爱我,我也不再抱怨了。在下一次喋喋不休的唠叨中,我会选择沉默,这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了,我可以什么也不说,但我不可以说出违心的话。

  后来一个网友叫我去一百易听课,我去了,还是那个漂亮的女老师,很耐心的讲解着英文,人气还是那么旺,有人跟我说她最喜欢这个老师的课了,还很认真的问我喜不喜欢,我说,每个老师都是一样的,重要的是学到的知识。是的,当同学们将对任课老师的好恶渗透在学习中时,我只能在心底暗笑他们的幼稚。然而,我不会说,每个年纪都会有每个年纪值得珍藏的东西,每一种经历都值得去尝试。

  最后我从那个教室中退出去,一口气把剩下的小说看完了。老实说看到一半多些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结局,但我还是细细玩味着作者的语言,或者说是那种境界。我相信那个年少的作者在写这部小说时一定是陷进去了,真正走到了那个书中所谓的最高境界。很容易产生共鸣,冰心说文学家是最无情的,读者的眼泪便是他们的收成,然而这个故事不会让人落泪,会让人深思,开始思索青春,思索人生,其实这种思索从未中止,因为,思想就是生命。

  曾经也想好好的去写几本小说,却实在无趣,把一些既定的人安排到一些既定的事中,拿来消遣,然后经受着舆论的评价,或者不公布出来,孤芳自赏,呵,这也就是那种生活了。

  有人跟我说他在习惯血腥与恐怖,我明白他的想法。但我还是会在黑暗中看着这个世界,想象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我,或者想象鬼的形状,这是一种想象力,一种能力。当然,早就不会害怕,最多惊一下,因为想象不会是同样的东西。

  呵呵,谁说青春不能错,我说,青春就没有错。

  我们都在走着自己的路。

  


作者声明:
    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发表此作品,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>>上篇文章:把我当作她吧   >>下篇文章:一头栽进了书的世界
文章搜索:
 作者登陆  
写 手:
密 码:
·写手注册 ·个人文集
·发表文章 ·文库管理
·文章搜索 ·网文周榜
·网文月榜 ·写手排行
·文章点击排行 ·文章点评排行
文 章 搜 索
站 内 信 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2008-2016 绥化市华信网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