绥化之窗首页 绥化上网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首页  |  绥化原创区  |  书籍区  |  导航区  |  绥化作家
 小说 文集 | 随笔 | 散文 | 诗歌 | 小说 | 杂文
 
非妻非妾非亲非友 第二章 暗斗
  文 / 风过雪起秋去无痕
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现在辛念终于读懂了这句话的意思。
他现在岂非还没有喝多少酒,就已经醉了?
当然是陶醉。
他甚至已开始有一种飘飘然:
相距千里之遥,素未谋面的美丽女网友,忽然只身前来投怀送抱,这只怕是天下间任何在网上流连的男人,都最希望发生的一件事情,也都是一件绝对值得自豪与炫耀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绝对的舒服的享受。
这样的事情,其实辛念早已司空见惯,只不过,优柔的确美丽,他甚至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的美丽。还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辛念一直是提倡单身贵族的,所以,他一直很拒绝自己的身边真正有一位女朋友,他也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立场,这也是他有那么多美女主动找上门却一直单身、一直不能够长久的原因之一。
辛念接受一夜的激情,也接受短暂的爱情,但却绝对不接受长久。长久的爱情是什么?在辛念的眼里,长久的爱情,其实就是变了味道的面包。天线间本来就没有永远的激情,总是要归于平淡。而辛念却恰恰是一个不喜欢消磨的人。不喜欢消磨,在他的眼里,就只能有一个办法:保持激情。而在他眼里,保持激情最好的办法,那就是短暂:除去生命的存在之外,任何的事情都可以短暂。所以,他接受朋友,无论时间长短的朋友,但是他却拒绝爱情。而优柔的大胆出现,他开始发现,他的立场已开始动摇。他明白,这就是那种叫做:“一见钟情”的感情,而他又恰恰是一个深信感情可以一见钟情的人。辛念盯着优柔的那一刻,忽然发现自己,竟然似乎掉进了一个陷阱:
感情的陷阱。
可怕的是,他自己非常愿意掉进去,至少现在是这样。
申远一直在代替辛念殷勤的劝酒,殷勤的介绍,殷勤的找话题调节已经高涨的气氛。他知道,辛念是一个喜欢沉默、几乎喜怒不形于色的人,无论什么时候。这几年,他已经习惯了成为辛念的陪客,所以今晚他当然也不会例外。
申远当然已完全明白辛念的意思,今晚的一切安排他也已看出微妙:
今晚的酒席人并不多,只有辛念、优柔,加上他自己,还有一位,是他与辛念最好的异性朋友雪晴。申远清楚,这不是辛念一贯的风格。辛念虽然不喜欢热闹,但是对于朋友,辛念却非常的尊重非常的真诚,他的酒桌上,从来都是十几个人一起。像今晚这样,可以说是自从他认识辛念之后的第一次。申远了解辛念,知道他喜欢在他的网友来的时候,顺便叫上他所有的好朋友当作是聚会,增加联络感情。
今晚人虽然不多,但是酒席的档次,却非常高,这家酒店可以说是本市除了星级酒店之外档次最好的,这已经告诉了申远——辛念自己的意思。申远暗笑:只怕换作是他自己,他也会这样的破费这样的隆重。有朋千里而来,本就是一种快乐和激动,更何况,这并非一般的朋友。
申远不时的看着雪晴,今晚的雪晴与从前似乎判若两人,他感觉有些奇怪。他甚至已看出,今晚雪晴的目光,几乎没有离开过优柔的身上。雪晴的美眸里,一直有一种复杂的深藏的神色。
雪晴一直默默的喝酒,她是一个非常善饮的美丽女孩,在辛念的朋友中,似乎只有辛念的酒量在她之上。辛念也是雪晴所有朋友中,唯一一位可以让她随叫随到的人。
雪晴今晚艳光四射,她在辛念的面前,一直都是艳冠群芳、娇俏动人;她在每次辛念有女网友来到辛念身边的时候,她都会更加让自己光彩出众,几乎可以说是出尽风头。今晚她当然也不想例外,如果今晚的女主角不是比她更加光彩照人的优柔的话。
雪晴第一眼见到优柔的时候,就知道她的例外从此就要开始了,什么时候能结束,她不知道。就算是她,也不得不承认,优柔的确比她更加能够吸引男人,当然也包括辛念。这不是雪晴想要看到的结果,辛念的身边,只能够她是唯一,其余的女人,都不可以。只不过,雪晴知道,自己现在已无能为力,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,她都已无法做到这一点。
雪晴简直不知道、不明白:优柔的心里,究竟有多大的信念在支撑?在这个举目无亲的陌生的城市里,需要多大的勇气去发展、发生她心中认定的爱情事业?
雪晴更不明白辛念:她与辛念多年的朝夕相处,竟然抵不过一见钟情。她的嘴角,微微浮现一丝难懂的笑意:优柔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雪晴忽然举杯,对着优柔微笑:“优柔,为你的到来我们喝一杯。”她的美眸里目光闪动。
辛念随声附和:“不错不错。雪晴是我最好的妹妹,今后你们可以做最好的姐妹,相互帮忙照应。”
申远打趣:“我和雪晴,可是等着叫你嫂子的那一天呢。”
“最好的妹妹?”优柔微笑,盯着雪晴,举起酒杯的同时,却故意将身体向辛念靠的更近一些。
优柔冰雪聪明,她在第一眼看到雪晴的时候,就已从雪晴的美艳与精心打扮中,嗅到一丝的气味,酒席间,她一直默不作声的观察着雪晴,女人的直觉,让她已从雪晴的眼神中读到了一种叫做“情敌”的东西。她也已发现,辛念竟然对雪晴的心思一点都没有察觉,很可能雪晴一直没有对辛念表白什么,她明白,以雪晴的条件,她的确不需要先表示什么,只不过,那只能是在她没有到来之前。她的出现以及辛念对她的态度,已经让雪晴感到了莫大的威胁。近水楼台,本来是可以先得到月亮的,现在雪晴因为自己的自信而晚了一步,但并不能表示雪晴与辛念之间就没有可能。如果自己真心实意的要做辛念的女朋友,让其余的任何女孩都插不进脚,她首先要做的就是断绝雪晴的一切机会,虽然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。爱情的路上,没有半点的退让可言,与其让自己的情敌先出招自己去接招破招,反而不如自己先出招,让自己的情敌去接招。一见钟情最可怕的破绽就是很难挡住天长地久的真实感情。优柔不相信辛念对雪晴没有感情,也许只不过是因为辛念自己没有注意、没有在意,而如果雪晴发起进攻,后果岂非是殊难预料的事情?
所以,优柔故意将自己的身体更加靠近辛念,她甚至已可以看到雪晴眼神里的那种叫做“妒忌”的东西,优柔偷笑:对不起了,雪晴。
雪晴不动声色,但是她的芳心却猛然震颤,在她的眼神与优柔的眼神交接的一霎那,她已明白了优柔的意思。雪晴立刻明白:优柔与以前她所见到的所有来找辛念的女孩都完全不同,是她的劲敌。
雪晴看着优柔喝下那杯酒,微笑着说:“优柔,这算不算是开始?”
优柔还没有说话,辛念已抢先回答:“当然算是开始。”
——现在不算是开始,还能算是什么?
辛念在幸福与激情的交织中,完全没有看出优柔与雪晴之间的冷战,也完全没有嗅出酒席间这两个女人的火药味道。
优柔笑:“我的老公,岂非已经回答你了吗,雪晴妹妹。”她故意将“我的老公”与“妹妹”这几个字眼加重了语气。
申远瞪大了眼睛:“老公?”他在自己心里嘀咕:这也太快了吧?
优柔偏着头,看着申远:“怎么,莫非你有什么意见吗?”
申远连忙摆手,笑了:“我哪里敢有什么意见?我又不是。。。”
雪晴也笑,说:“优柔,现在就叫老公,未免早了吧?那么我与申远,以后应该叫你姐姐呢还是叫你嫂子呢?”
优柔吃了口菜,说:“我已经决定留下,辛念也已决定让我住到他的住处,这就是同居了。现代的人,既然同居了,就是一种身份,我叫辛念老公当然就不会太早。我当然喜欢你们叫我姐姐,这样亲切,但是我却更喜欢你们叫我嫂子。”
“嫂子”这两个字,优柔又特意加重了语气。
雪晴差点喷饭,几乎不相信的看着辛念——他竟然已决定与优柔住到一起?闪电行动?这可不是辛念的一贯作风。在她与辛念相处的这几年里,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,可以住到他的住处,就算女孩自己愿意也绝对做不到,更不要说是辛念自己主动的。
雪晴缓缓的低头,默默的喝酒,她不想看到优柔眼中那几乎是得意的、示威一般的眼神,她知道自己与优柔的这场战争,已经以优柔的暂时胜利而开始了。她已经晚了很多,因为她了解辛念的性格,所以她反而晚了,想要追上落下的这一步,她已经需要时间需要准备。她也已明白,急切之间,就算她对辛念表白什么,只怕一切也是徒劳。她只有等,等机会,争取机会。
辛念有些吃惊:他的确有想法今晚就将优柔接到他的住处与他住到一起。只不过,想法是想法,他并没有告诉优柔。在他看来,这样做,似乎有些操之过急、有些好色的嫌疑。他甚至认为,以现在的情形,优柔不会答应。虽然现在男女青年同居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,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,但是女孩子毕竟是女孩子,毕竟是多少会有些忌讳、有些顾虑的。就算他没有打算立刻得到优柔,似乎也不是现在就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说的事情。因为只要住到一起,就算什么也没有发生,一切也已因为外人的眼光而完全变了味道。他想要与优柔天长地久,所以他愿意慢慢的接触、慢慢的发展——反正,优柔已决定留下,时间就足够发展一切。
但是现在,优柔竟然自己说出了口,竟然没有问他的意思。他当然不知道,这其实竟然是优柔打击雪晴的一种方法、一种手段。他尚且以为优柔以看破他的心思怕会受到拒绝,所以故意说出来表示她自己其实愿意,给他一个暗示。他并不认为,优柔把他当作了一个好色之徒。他更相信这是优柔在表明她自己的心迹,在告诉他她的选择与决定。
申远正在夹菜,闻言手一颤,筷子掉落,吃惊的盯着辛念。他当然也知道辛念的规矩,他当然也知道雪晴知道辛念的作风,但是他比雪晴还要多知道一点。
申远比雪晴多知道的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大不了,他多知道的这一点是,辛念对他亲口说过一句话,那句话,是辛念当着辛念的那急于让辛念结婚的父母的面亲口说出的。
那句话是:爸、妈,等哪一天你们二老看到我把一个女孩子领回家一起居住,那就是我要结婚了,和那个领回家的女孩结婚。
这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,简直是人生最大的事情之一,辛念是当着他自己的父母的面亲口说的,更加会说话算数。申远也了解辛念,知道他其实一直在找一个可以与他真心实意结婚的女孩子,那个时候,他就会结束在他的朋友们的眼里的那种放荡不羁的所谓浪子生活,一心一意的照顾自己的妻子和家庭。那是一种转变,几乎可以说是每一个结婚了成家立业的男人的转变与决定。
申远忽然严肃,说:“辛念,你决定了?”他的语气非常的怪异。
优柔看到申远的吃惊,但是她并不明白为什么申远会如此的吃惊:“辛念当然决定了。”她一直微笑,她并不知道她这句话的震撼和分量。她只不过是以为辛念以前的女孩子很多,所以辛念忽然专注让他的朋友有些一时难以接受而已——与辛念那样的女孩子不是很多吗?多她一个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
申远叹气,刚要说什么,辛念忽然瞪了他一眼,便立刻改口:“优柔,难道你竟然不知道,你是第一位可以让辛念领到自己家中去住的女孩?”
优柔一愣,这一点她的确不知道,她简直怀疑与辛念那样的女孩既然那么多,怎么会没有一个被辛念领回家?除非是申远在撒谎,或者是辛念在撒谎,至于是什么谎言,她一时之间,很难知道。
优柔看着辛念,辛念微笑:“申远说的是真的。你当然也知道,来找我的女该很多,但是天下间并不是只有在自己的家里才可以上床的,不是吗?”
优柔承认——以当今的条件,两个人的确有太多的地方可以做那样的事情。
辛念看着申远,说:“我决定了,第一次这样决定,也希望是最后一次、唯一的一次这样的决定。我的意思你明白。”
申远点头,大笑,他的笑容是一种欣慰、是一种格外的开心,就像他忽然之间得到了天下间最大的财富一般。
申远举杯,对着优柔,笑着说:“祝贺你们,也祝贺你,我的嫂子。话不多说,我申远只等着吃你们结婚喜糖的那一天了。嘿嘿,嘿嘿嘿嘿。”
申远一饮而尽,不停的开心大笑。
“结婚喜糖?”优柔又是一愣,八字才刚刚开始,说到结婚不是太遥远的事情吗?
雪晴脸色大变,她已经感觉到了什么:“申远,你怎么知道辛念会与优柔结婚呢?”这个小子,一定知道一些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。这小子,竟然叫优柔嫂子,这不是在气她吗?
优柔也在等着答案。
申远看了看辛念:“啊,这个。。。这个。。。是辛念自己说的。”
雪晴疑惑的看着申远,又看了看辛念:“他自己说的?”——辛念什么时候说过,她怎么没有听到?
申远站起身来,拍拍雪晴的肩膀,他也没有看出雪晴与优柔之间的微妙,笑了:“辛念自己当着他父母的面说过一句话。”
他看着辛念,辛念并没有阻止的意思。
雪晴更加吃惊:“辛念已带着优柔见过他的父母了?”
申远摸摸头:“这当然还没有,优柔刚到,没有那么快速,就算辛念想,至少也要给人家优。。。哦,给嫂子一些时间吧。嘿嘿。”
“那么,辛念说了什么话?”雪晴感觉到事态严重,她已忽然感觉,她很可能已开始溃败,一败涂地。
“辛念说:当他肯将一位女孩子领回家同居,那就是他准备结婚了。”
“啪”“啪”两声轻响,那是被子被碰倒之后相撞的声音。
一声轻响,雪晴的酒杯终于掉落地上,跌的粉碎,她的俏脸已完全变了颜色:辛念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,她竟然不知道?如若她知道,想尽一切办法她也会让辛念将自己领回家去同居,如果是那样,现在又怎么会有优柔的出现?她现在知道,岂非已经太晚?看来她已完全没有机会。
另外一声轻响,优柔的酒杯碰在辛念的酒杯上,她本来想让雪晴更加嫉妒,本来想让自己喝剩下的半杯酒让辛念喝掉。
优柔也非常吃惊,她没有想到,辛念竟然在他父母的面前有这样的承诺,她当然明白,对于一个身边美女很多,但却一直不当作一回事的辛念而言,那句话,简直要比一个承诺还沉重。如果现在辛念是浪子,那么他决定那样做的时候,他就是浪子回头。浪子回头岂能是那么简单的事情?
优柔盯着辛念,辛念打着哈哈,说:“不错,这是我对我父母的承诺,也是交代。”
优柔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她自己的一句话,竟然会让申远那样的吃惊,只怕是换作了她是申远,她也会一样的吃惊。那毕竟不是一个一般的决定。
而优柔也明白,现在也是她做出决定的时候——她既然已亲口说出要与辛念同居的话,而辛念也已明确表示如果与他同居,就等于表示愿意和他结婚,默认也好、承认也好,只要与辛念同居,不管那个女孩是她优柔还是别人,身份都已完全变了。那毕竟是代表着两个人的决定:老公老婆只要感情深厚的时候双方愿意,就可以叫,但是对象或者是未婚夫未婚妻,却绝对不是可以开玩笑随便说的事情。
——而她,岂非本来就准备做辛念的女朋友?女朋友的下一步岂非就是未婚妻就是妻子?如果事情能美满的成功的话。
优柔笑了,笑的十分开心——雪晴,你已一败涂地。不管以后我与辛念发展的如何,至少在我没有搬出辛念的住处之前,你没有半点的机会。两个人里,如果只能有一个胜利者,那么对不起雪晴,那个胜利者只能是我,绝对不会也不能是你。而如果我是失败者,你也绝对是另外一个失败者,绝对得不到辛念。
优柔微笑着站起身:“从现在开始,到年底,还有接近半年的时间,这个时间,一切都可以准备好的,对吗?雪晴妹妹?”
她这样说,等于是一进做出了决定。
辛念的眼神一亮。
雪晴猛然抬头,狠狠的盯着优柔,在心底说出了一句话:优柔,最后得意的人才是真正有资格得意的人。




作者声明:
    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发表此作品,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>>上篇文章:英雄   >>下篇文章:火烧
文章搜索:
 作者登陆  
写 手:
密 码:
·写手注册 ·个人文集
·发表文章 ·文库管理
·文章搜索 ·网文周榜
·网文月榜 ·写手排行
·文章点击排行 ·文章点评排行
文 章 搜 索
站 内 信 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2008-2016 绥化市华信网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