绥化之窗首页 绥化上网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首页  |  绥化原创区  |  书籍区  |  导航区  |  绥化作家
 小说 文集 | 随笔 | 散文 | 诗歌 | 小说 | 杂文
 
天使海豚都幸福
  文 / 裂锦CCP
   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你在他身边,他却不知道你爱他。有一天,当他知道你爱他,而他却无法爱你。于是,便有了世界上最心痛的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   我远远的站在那儿,静静的看着他——幸福的表情溢于言表,那份张扬的快乐使我无法给他的。
   “正栎,再见了!”我在心里默默对他说。
    原谅我无法和他告别,原谅我只能悄悄走开,因为我知道,如果亲口对他说再见,我的眼泪会决堤,而我不能在他面前流泪……
    当一个男人面对着一个女人的眼泪,要么他会轻轻擦掉她的泪,温柔地说“我爱你”,要么他会痛苦。因为他心疼她却始终无法爱她。
    而我的泪,只会让他痛苦。
    我迟了一步,
    于是,同样的流泪之后,那句“我爱你”只属于易晓——正栎心中割舍不掉的爱,也是,我的最爱。
    是的,我“爱”易晓,这个爱哭爱闹爱撒娇的洋娃娃女孩。
    所以,我只能放手——
    我的天使,
    再见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是我的天使
    北方的冬天,总是漫天飘洒的雪花,一片、两片,在瑟瑟的寒风中翩翩起舞,像极了张开双翼的白色天使。我迷恋于踏在厚厚的积雪上的感觉,有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厚实。即使再冷的冬天,能有这样一种踏实,心中总会温暖如春。
    2004年的第一场雪,纷纷扬扬着覆盖了小镇的路,很大很漂亮。我小心翼翼踏过路边厚厚的积雪,仿佛脚下是沉睡的雪女,也许还会有一个关于等待的千年童话吧。我不忍惊醒它的唯美,却还是迷恋于那雪白的肌肤……
    恍然中,有那么一片耀眼的光从东方的天空渐渐明晰——
    我眯着眼睛抬起头,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。宽大的白色羽绒服,长长的手织的黑色围巾,遮住了额头的散乱的的刘海儿……有那么一瞬间,我仿佛看到了他身后张开的双翼,那么洁白无暇,有一种透明的干净和温暖。
    心底,一阵莫名疼惜……
    天使微笑了,
    比冬日的阳光更和煦。
    2004年的第一场雪,我遇到了我的天使——许正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心事被发现了
   “安安,安安——”易晓咚咚敲着我的桌子,“又想什么呢?”
   “我……”还没来得及收回纷乱的思绪,我转过身来,看到一脸无奈的易晓,却不觉红了脸。
   “哦?难道……”易晓一副猜中我心事的得意表情,“哈哈,快老实交代吧!小姑娘你……”
    易晓这个丫头,说话从来没遮没拦。认识她十多年了。每次在她面前总会有一种秀才遇到兵的无计可施。
    没办法,看着她自以为聪明的骄傲表情,我也只有“坦白从宽”。
……
   “许正栎?天使?安安,你疯了吧?还是做梦没醒呢?”易晓边说便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。
   “安安,这世上怎么会有像天使一样温和的男生呢?你……”
   “易晓”我打断她的话,“跟你说真的嘛!正栎,他,真的很好很好……”
    后来,我才了解:正月真的很好,不仅是天使一般的微笑,还有一颗善良的心。因为善良,所以只能对我残忍。因为善良,所以不忍拒绝脆弱的易晓,只能放弃坚强的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易晓爱上正栎了
    “易晓,你是爱正栎的吧?”我倚在窗边,看着空中自在漂浮的云朵,深深叹了口气。
    是的,易晓爱上了正栎。
    我认识易晓十多年了,她想什么我是很清楚的。尽管在别人眼中,她总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尽管她身边的男孩总是换来换去;可是,我了解她的心。她不爱他们,只是太缺乏安全感。她只是需要有人陪伴。
    那她对正栎呢?
    我看得出,她爱正栎。从第一次我介绍他们认识时,易晓眼中闪过的光芒我就知道了。只是,那光芒越来越暗淡,黯淡……
    我知道是因为我……
    而正栎也是爱易晓的吧?
    他们都是很阳光的孩子,像干净而温柔的天使,守护着彼此就可以开心的笑;而我,不是天使……
    我只是深海里一只孤独的海豚,而海面结冰了。那里永远藏着一片蓝色的忧郁。
    天使的家住的那么高。
    而正栎,易晓他们应该拥有轻松恬淡的幸福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亲爱的,再见了
    我静静坐在海边,看着正栎和易晓在沙滩上追逐的快乐背影。他们真的应该是幸福的人儿,应该没有负担的快乐生活着。
   “安安,快过来玩儿啊!”易晓冲我招招手,肆无忌惮的将左手里藏着的一把沙子撒向一旁的正栎。
    正栎无奈的抖抖身上的沙子,冲我笑笑。没理会跑到一旁洗手的易晓,随意走过来坐在我身边。
   “呵呵,正栎,我们家易晓不错吧?”我装作没心没肺的样子傻呼呼的问正栎,满脸张扬的笑。
   “安安……”正栎转过头,默默看着我。
    笑容,一下子僵住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“正栎,你和易晓在一块儿吧!”
   “安安,为什么你总是很坚强的样子?从我第一次见你就是这样子……”
   “安安,看到你难过的样子,我很心疼……”
   “安安……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“安安,我和易晓在一块儿,你也会幸福吗?”
    心,一点点下沉,坠得我好疼好疼。
    眼泪,在我拼命努力之后,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   “正栎,只要你们幸福了,我当然就会很开心了!谁让我最爱你们呢?”我尽力露出笑脸。
    正栎紧紧盯着我的脸,好像像发现我隐藏在微笑背后的东西。
    终于,
    他放弃了,在我灿烂的笑容面前……
    “正栎,再见了!”
    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眼泪,终于决堤。
    2006年的海边沙滩,留下了我离别的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只是心疼
    我知道,正栎是爱易晓的。易晓的单纯透明,一笑无拘无束的笑脸,易晓冲他撒娇时嘟起的嘴巴,都能让他满心幸福。
    而他,
    只是心疼我,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    我是一片结冰的胡。他心疼,因为他感觉得到湖底跳动的生命。他了解那里住着一个和易晓同样脆弱的我。
    可是,他还是无法爱我。因为他的承诺属于易晓。我没有告诉他,易晓生日那天我看到了榕树下他们拥抱的身影。
    易晓哭着说:“正栎,我爱你!可是,我不能伤害安安……”我看到正栎轻轻吻走易晓眼角的泪滴。
    “易晓,我也爱你。”正栎拥着她,温柔地说。
    原来,他们真的是一对天使,而我真的只是一只海豚。
    天使和海豚究竟隔了多远呢?
    当天使懂得海豚的伤悲,
    当海豚疼惜天使的心碎,
    我们只能在风中留下喜悦的眼泪。
    这样,
    天使和海豚都会幸福了!

作者声明:
    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发表此作品,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>>上篇文章:   >>下篇文章:无题
文章搜索:
 作者登陆  
写 手:
密 码:
·写手注册 ·个人文集
·发表文章 ·文库管理
·文章搜索 ·网文周榜
·网文月榜 ·写手排行
·文章点击排行 ·文章点评排行
文 章 搜 索
站 内 信 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2008-2016 绥化市华信网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