绥化之窗首页 绥化上网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首页  |  绥化原创区  |  书籍区  |  导航区  |  绥化作家
 散文 文集 | 随笔 | 散文 | 诗歌 | 小说 | 杂文
 
寻找失去的路
  文 / 绿野仙踪
    人依旧是过去的人,而路却非过去的路了.
    顶着骄阳,在田埂里乱窜.四下里寻觅,目光惊慌失措,十年前的那条路哪去了?
    那是一条我曾说闭着眼都可以找到的一条路,顺着它我可以摸着到那山顶.而今,它怎么就找不到了呢?我的步履蹒跚,目光迷离,山野里除了田埂就是草坡.如果是路,那也非常短暂,走过几条小路,满心欢喜,以为走着走着,就可以直达山顶,这想法总是夭折,一次次的祈盼最终得到的都是一阵阵的懊恼.路哪去了?
    我奔波于田地和土埂间,慌乱得四下寻觅.内心的慌恐已超出了现实的迷离.十年,只不过十年?!每天都在我的眼皮底下,我虽然已不走它,但它也不至于消失了吧?它的罅罅隙隙在我的记忆里已滚过千万次.萦绕在我的脑海里,浸透在我的心灵深处,如今,它却不见了?
    人是物非,何等的震撼,何等的让我不知所措,我是何等的惶恐呀?
    当什么事都涌来时,我就什么都不干。此时,我什么也不想,当我举目四眺时,田间黄绿相间,竟是那么的和谐。微风拂过,似穿着黄衣的仙子凌波走来。我的心竟有了丝丝点点的感动。
久违了,心口一漾一漾的感觉!
    最终,我抛弃了我原来的想法,过去的路我不找了,我不在意路在何方,我只要知道我去的地方就足够了。岩石峭壁、荆棘杂草,只要能到我想到的地方去,这些又有何惧怕。
这样一想,心竟然释怀了许多,脚步也不在慌乱,目光也少了许迷离,我悠悠然然的行走在空旷的田野里。大概是因为有了目标,所以轻视了脚下的路。
    一路跌跌撞撞,没找到路,竟然也到了半山腰。可我却不敢往前走了。年轻时一鼓作气“嗖嗖嗖”就到了山顶。今天在我看来,那山顶竟然是如此的可望不可触摸。岁月除了爬上了我的脸颊,它还在悄无声息中偷走了我的力气,磨灭了我的意志。其实我失去的又何止是这些。我可以到山顶,但今天我退却了。我在半山腰徘徊徘徊又徘徊,殚精竭虑?荒山僻静空无一人的畏惧?都不是,是因为我发现,我失去了生命里最为重要的最不该失去的东西――多情。没有了多情,再好的东西也没法触及我的心灵深处。山在我的面前盖了一所金色的房子,风干了的野草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,而我却一点想住进去的愿望都没有。曾经的欣喜若狂,疯疯癫癫被心静如水所替代,看什么都云淡风轻了。
    路没了,其实我一直不敢承认,失去的何止是那条名不见经传小路,自己也失去好多年了。本是诗情画意的生活就这样被岁月掩埋在了千头万絮的繁文缛节里。
    本是孤独的灵魂在游走,又何必是寻求同盟者。
    清风骄阳孤傲享。
    虽是冬日,可阳光却那般的温柔了这个世界。微风拂过,虽有寒意,我却喜欢得不得了。攀爬时微微的汗迹,被那阵阵轻风掳掠而去。或许它们此时正在收集空气中点点水气,准备把它们酝酿成千姿百态的云,然后挥洒大地,滋养万物,所以我也就原谅了它们没经我同意就毫不客气的拿走了。仰面躺在厚厚的地毯上,倾听着枯草在背后浅吟低唱着,感受着暖暖的阳光亲吻着脸颊,不经意的笑靥双颊生。浑身的肌肉以至骨胳在太阳的烘烤下都舒服得直叹气。
    下山时无意找到了那条熟悉得没法再熟悉的路了,它是在不经意间闯进了我的脚下,而我竟然浑然不知,此刻,它在我的心里已是太不重要了。逃离了好久的东西今日又飘然而至了,今日,已是足够了。



作者声明:
    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发表此作品,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>>上篇文章:爱只属于你   >>下篇文章:付出的爱你最值得拥有
文章搜索:
 作者登陆  
写 手:
密 码:
·写手注册 ·个人文集
·发表文章 ·文库管理
·文章搜索 ·网文周榜
·网文月榜 ·写手排行
·文章点击排行 ·文章点评排行
文 章 搜 索
站 内 信 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2008-2016 绥化市华信网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