绥化之窗首页 绥化上网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首页  |  绥化原创区  |  书籍区  |  导航区  |  绥化作家
 散文 文集 | 随笔 | 散文 | 诗歌 | 小说 | 杂文
 
父亲·儿子
  文 / 艾苓
父亲是位称得上好的父亲,从小爱打架,却在儿子出生的那一天金盆洗手。 

待儿子会走路,摔倒时哭了,父亲啪地又补了一掌,儿子大哭,哭泣完了安静下来,父亲重重地擂了自己一拳,说:“像我这样,别哭。” 

儿子长到10岁,有一次打了架哭着回家,父亲说:“熊样!再跟他打,不把他打老实,你就不是我儿子!” 

儿子20岁的时候很想去当兵,父亲骂:“傻!”骂完想了想,“还是学门技术吧。”父亲四处借贷买了辆汽车,儿子学了驾驶。车常坏常修,赔了钱,以车抵债时,儿子已是正儿八经的师傅了。 

儿子30岁那年路遇歹人,他若无其事地摇下车窗,回手就给人一扳子,然后撞开车门反守为攻,打得那两个人连连告饶。父亲听说了哈哈大笑:“好样的,像我。” 

可是很自然的,父亲老了。 

儿子是个不错的儿子,不出车的时候,常买了酒肉来与父亲对饮,知道父亲爱玩麻将,偶尔还给几张钞票。 

60岁时,父亲闲得无聊,就买了一群小鸡崽儿养着,小鸡崽儿吵吵闹闹的,父亲听着脸上也热闹了许多。 

儿子一进屋却嚷嚷:“这屋里什么味儿?还想不想让我来了?” 

父亲毫不介意:“我正惦记你呢。” 

“惦记我干嘛?我都这么大了,照顾好你自己得了。”听着小鸡崽儿叫个不停,儿子又皱起眉头,“养这破玩意儿能赚几个钱?我这就把钱给你,赶紧把它们摔死得了。” 

父亲说:“你不喜欢,我这就把它们挪到外屋去。” 

儿子不依不饶:“你舍不得摔死,哪天我摔。” 

儿子并没真的把鸡雏摔死,只是小鸡长大后一只没留,他一只一只地宰了,一只一只地变成父子俩的下酒菜。 

61岁那年,父亲见邻居家养猪,想来想去也买了头,小心翼翼地在后院养着。 

儿子见了就生气:“你想买猪,怎么也不先问问我?” 

父亲解释:“猪没动静,也没啥味儿。” 

儿子怒气未消:“养猪根本不挣钱,谁现在还养猪?!” 

父亲小声争辩:“没啥本钱,我和跟前几个饭店说好了,他们把剩饭剩菜都给我留着,吃不了哩。” 

儿子怒不可遏:“我天天到那几个饭店去吃饭,你天天去捡剩饭,我怎么就不知道?你要是我爹,就别再给我丢人了!” 

父亲像犯了规矩的小学生,红了脸低下头去。 

第二天一大早,猪就卖了。 

儿子拎着酒肉回来,先往后院儿看了看,并不在乎父亲的闷闷不乐:“现在多好,多清静,就这么呆着才像我爹。” 

和高高大大的儿子站在一起,白发苍苍的父亲的确不比从前了,连个头也矮了一截,不知是因为父亲背有些弯了,还是因为儿子确实太高了。 

强者总是习惯于把自己的意志粗暴地灌输给弱者,某种“共识”便是这样达成的,这不奇怪;可我难过,很难过,因为我知道他们非常爱对方,他们是我的父亲和哥哥。 


作者声明:
    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发表此作品,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>>上篇文章:紫漆柜装不下   >>下篇文章:父亲·母亲
文章搜索:
 作者登陆  
写 手:
密 码:
·写手注册 ·个人文集
·发表文章 ·文库管理
·文章搜索 ·网文周榜
·网文月榜 ·写手排行
·文章点击排行 ·文章点评排行
文 章 搜 索
站 内 信 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2008-2016 绥化市华信网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