绥化之窗首页 绥化上网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首页  |  绥化原创区  |  书籍区  |  导航区  |  绥化作家
 散文 文集 | 随笔 | 散文 | 诗歌 | 小说 | 杂文
 
我是儿子
  文 / 波澜不惊
我是儿子
    茫茫人海中,我被淹没,没有一点光亮,似一粒尘埃,平凡的可怕。被人一次次忽略和否定,弄得我也对自己失去了信心。这是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,星的诱惑太大了,一旦成星,不管亮多久,都让人兴奋。舞台上,光鲜亮丽,神采飞扬,下面有无数的人痴迷甚至癫狂,人人都喜欢被仰视和被赞美。

    最近很忙,里里外外都得到,人到中年,担子很重。单位的的事,朋友的事,家里的事,吃的事,玩的事,喝的事,都得到场,恨自己无分身之术。

    人到中年,有太多的身不由己,有太多的无可奈何。冥冥之中,好事有一双手,摆布着自己,我的身体不是我的。

    打个电话给母亲,她声音有些异样,我问,妈妈,病了吗?妈的声音立刻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年轻了很多,妈妈说没有,让我放心。

    到家,桌子已经放好,妈边迎我进来时说,总买这些东西,又花钱,我很惭愧,我并没有买多少东西,不该花的钱,我花的钱比这多多了,妈妈说那是该花的。

    爸爸是一个很严肃的人,从小到大,我都很害怕他,他话不多,尤其和我们,但每当我们遇到人生大事时,我们总能感觉到父亲的最有力支持。

    从前,我是家里的孩子,要靠父母呵护,现在,我成了家里的客人。桌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十个菜,白酒、啤酒、饮料什么都不缺。三个人,一桌菜,很奢侈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,父母的兴奋。

    儿子回家,是父母最大的节日。

    我是父母心里最亮的星,这个世界可以没我,可父母不能没我,我对他们很重要。人的生存世界是变化的,少年到中年,世界越来越大,中年到老年,世界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老年人不管别人有多少钱,他只看好自己的钱,他不管天下人咋样,只要他的孩子好就行。

    孩子是父母的全部,孩子是父母的世界。

    爸爸妈妈是农民,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,现在住在市里,也没有什么去处,很孤单。

    父母为我们也做了很多,却什么也没有为自己准备。父母很知足,因为孩子们都不错,妈妈说这是他们最大的快乐。

    妈妈小的时候命很苦,四岁时姥姥去世了,不久妈妈有了后妈,爸爸也就不是亲爸爸了。妈妈和太姥,一个老大人和一个小大人,可以想象,会有多少困难。太姥坐在炕上做好饼子,妈妈把饼子贴到锅里。妈妈是吃百家饭长大的,村里人都看着孤儿寡奶的可怜,时常接济一些,妈妈说那时是她对快乐的全部记忆。太姥去世,妈妈彻底成了一个无家的孩子,物质上陷入困境,精神上的打击更大。十四岁,妈妈来到父亲的身边,妈妈吃苦耐劳的精神进一步得到培养,小小年龄就能担起家里的很多担子,看两个后弟弟,做饭洗衣刷碗操持家务样样都得干,两个舅舅大了,妈妈下乡了,妈妈是自愿的,不像其他的下乡青年那样又哭又嚎。妈妈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也叫知识青年,那是时代的产物。后来,妈妈就遇见了河北来的爸爸,再后来就有了哥哥、妹妹和我。

    爸爸也是酒场上厮杀过来的。喝酒实在,在家几乎不喝酒,我和大哥也喝酒,也向父亲那么实在,在家也不喝酒,遗传这件事很神奇,让人无法理解。爸爸自己在家喝酒,我只有一次印象,外面下着大雨,地下放着炕桌,靠近小后窗户,忘了下酒的是什么小菜,想必不会有肉菜,或许会有鸡蛋吧,妈妈很会凑菜,就是一桌子土豆,也能弄得像模像样的。穷日子能逼出很多功夫。家里来客人时,我们是不能上桌子吃饭的,闻着飘过的香味,也得若无其事地走开,口涎是要咽下去的,当时,很多家都是这样,这是父亲的特权,现在大不相同,一切皆反。爸爸呷了一口酒,透过小窗,朗朗地诵道:大雨落幽燕,白浪滔天,秦皇岛外打渔船,一片汪洋都不见,知向谁边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时光飞逝,转眼都成记忆。

    只有我在家时,爸爸才喝点酒。爸爸很注意自己的健康,年轻的时候烟抽得很甚,后来来却硬生生地戒了。人的一生中,大毛病好戒,小的却难戒,也许是人有不以小恶为恶的陋习。我周围的人,张罗戒烟的人很多,复吸的同样多。戒有戒的理由,吸的理由更充分。年轻的时候养成的一个好习惯,是为自己的未来买的保险。但中国人很矛盾,一边锻炼身体,一边却又抽烟喝酒。

    给爸爸妈妈买了一个电高压锅,我不去,妈妈不会使用,我用它炖点鸡肉,我说有点太烂了,妈妈说还有点硬。我当时心一沉,我经常感觉自己老了,却忽略了妈妈比我大二十岁。

    我想,爸爸妈妈的身体一定还会有许多病痛,这些,他们都默默的扛着,不愿给孩子添麻烦。我却自顾自的活着,很少在意他们的感受。

    在家喝酒,是享受。在外面喝酒,有时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。

    在外面,我很次要,在家里,我很重要。

    我是爸爸妈妈的儿子,他们的年龄与来越大了,和社会的距离越来越远,有我做桥梁,他们才能很好的融入和社会。许多事情需要我,有我,爸爸妈妈心有底。让他们幸福快乐,是我的责任,父母对我们没有什么要求,他们只想我能多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我是爸爸妈妈的儿子,身体的毫发受之于父母,我没有权利伤害它,父母给我一副健康的身体,这是人生的幸运。

    我是爸爸妈妈的儿子,我要好好的经营自己的家庭,我站在父母的肩膀上,女儿站在我的肩膀上,代代向上,这是对父母最大的孝敬。

    在未来的日子里,我一定昂然自信地好好活着,即使有一天世界抛弃了我,因为爸爸妈妈在注视我,我是他们的骄傲。

    


作者声明:
    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发表此作品,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>>上篇文章:‘葬心’   >>下篇文章:祭拜孔子
文章搜索:
 作者登陆  
写 手:
密 码:
·写手注册 ·个人文集
·发表文章 ·文库管理
·文章搜索 ·网文周榜
·网文月榜 ·写手排行
·文章点击排行 ·文章点评排行
文 章 搜 索
站 内 信 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2008-2016 绥化市华信网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