绥化之窗首页 绥化上网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首页  |  绥化原创区  |  书籍区  |  导航区  |  绥化作家
 随笔 文集 | 随笔 | 散文 | 诗歌 | 小说 | 杂文
 
怀念祖母
  文 / 遥远
今天天气晴朗,空气中混着橙色温暖的阳光,小城在这冬日阳光的照耀下,灿烂生辉。 新的一年即将来临了.街道的十字路口旁,就多了一些焚烧冥钱的人。纸灰在风中飞舞和弥漫着,烧纸的人脸上是悲哀和漠然的神情。他们是在为亡灵祈祷还是为生者祝福?有的是为了双亲;有的是为了儿女;有的是为了夫妻;有的是为了兄弟姐妹吧?生前的爱恋,死后的悲哀,成就了这样悲喜的人间。 ­

    在这样的日子里,想起了我的祖母。屈指算来,祖母已经离开我们十几个年头了,那个日子我永远也不会忘记,一九九八年阴历正月十一,那年祖母88岁。现在回想起来,祖母的音容笑貌依然在我的脑海里清晰如昨。仿佛祖母的叮咛在这天与地的边缘缓缓而来,在我的耳际温柔的展开,冥冥之中给我力量,给我温暖。 ­

    祖母的老家是巴彦的,出身于一个大户的人家,虽然没有上过学,但从小随其母学过字,所以一些书籍她都能读懂,这对于一个农村的老人来讲简直是一个奇迹。祖母信奉佛教,从60岁开始吃素食,一直到临终时也没有改变。 ­

    记得祖母在生前我曾问过她有没有阴间,祖母一本正经地说:“有啊,就在天的西北角,就与阳间隔着一层纸。”所以说祖母尽管识字,但还是迷信的。我们哥几个小的时候,难免要闹病,那时候孩子多,家里又贫困,没有几个能去医院的,都是祖母用她的迷信手法给我们医治的。记忆中最清晰的场景,是一个夏天,阳光很足,我躺在炕头上不住的打滚,好像是肚子痛。祖母拿着个饭勺子,站在厨房的门口,不住的敲打着门框,嘴里喊着:“四龙啊 ,我的孙儿,回来吃饭了——”那声音透过窗棂,在小院里,在夏季的田野里回荡着。祖母说这是在招魂,我当时还小,以为这一定很灵验,但往往痛还是痛着。如果这招不灵,祖母还会拿来半碗清水,上面盖着一个镜子,手里拿着个鸡蛋,鸡蛋在我的身上蹭一下,然后在镜子上画一个十字,把鸡蛋的小头朝下放在镜子上。嘴里念念有词,“清是水,明是镜,要是谁谁谁你把鸡蛋抱住了。”说来也怪,真有能站住的时候。那时祖母便会拿来笤帚从我的身体上扫过,一直扫到门口,接着拿来冥纸一张点燃,用装水的碗盛着倒扣在屋外的门口。我的病经祖母这么一折腾仿佛也真觉得好转了。祖母是爱我们的,她用这种方式为我们驱逐着病痛。 ­

    小时候最爱听祖母讲故事,我与哥哥们,堂兄,表妹们常常会把祖母围起来,央求她为我们讲故事。祖母的故事很多,从来没有重复的,大多是一些神话故事,鬼怪故事,也有一些二十四孝,四书五经的故事。我们是在祖母的故事中长大的。 ­

    祖母性情温和,待人诚恳,在记忆中从来没有发现祖母发过火,只记得一次祖母大声的训斥了我们。在我小时侯居住的小村南面有一个村民取土后留下的大坑,面积很大,一到夏天那里久存有很多的水。显然也就成了我们的天堂,我与哥哥们一道天气热的时候,便去那里洗澡。由于是很深,每年都有溺水而亡的,所以祖母阻止我们去哪里。我们便找出各种借口去哪里,祖母偶尔也会发觉,常常在我们在水里玩的尽兴的时候,祖母会拿着一个鞭子出现在河岸,我们便会抱起衣服慌张的跑进玉米地里。回到家以后,想尽了各种借口但还是被祖母识破了。被狠狠的打了一顿鞭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我的记忆中,祖父是一个懒惰而无能的人,而且脾气非常的暴躁,常会无缘无故的发火,也常会大声的骂祖母,那时祖母便会跪下来央求祖父,祖父也变消火了。在我十五岁那年祖父离开了我们,当时祖母七十八岁,祖父七十五岁。祖父一生没挣什么钱,所以也不认识钱。祖母一个人侍弄自留地,给生产队出工分,养大了大伯父亲及姑姑们。父亲常常对我说起祖母是如何教导他们做人的。后来父亲成了教师,大伯在邮局工作,姑姑们也相继嫁了人,祖父祖母变跟了我的父亲和母亲,我们兄弟三人出生后家里就有了七口人,日子过的很拮据。由于父亲要上班,母亲要去田里干活,所以家里的活计都是祖母的了,还要照看我们这些孩子们,正因为如此我们对祖母的感情一向很深厚,常常会把一些好吃的留给祖母吃,要是从田野里才来一些野果什么的都会捧回来给祖母吃。

  

  我的老家是一面红砖的房子,我和祖母住在里间,祖母睡在炕头上。每天早晨祖母起来后我都会给他的行李卷起来。在祖母后来的那几年里,他几乎每天都蜷缩在她的行李上,很少说话,颧骨高兀着,闭着眼睛,不知在想些什么,我想那是祖母因该是寂寞的,与她同辈的人都没有了,晚辈们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,很少有人陪她说话。母亲是孝顺的,由于疾病祖母的右眼失明了,耳朵也有点聋,嘴里只剩下一颗牙。母亲每天都会给他单独做些流食给她吃,一些鸡蛋羹,小米粥什么的。在我们这些兄弟当中祖母最惦记的就是我,记得那时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,在镇中学教书,每天骑着摩托上下班。祖母常会不厌其烦的对我说:四啊,冷不冷啊,多穿点,少喝酒呀,慢点骑。现在想来这些话语仿佛还在耳边回荡着。在我读书的那段时间里哥哥弟弟们都先后陆续的结婚了,唯独我二十多了还没有找到对象。祖母长在我面前唠叨着:四啊,我这些孙子就没看到你的媳妇了,恐怕奶奶是看不见了吧。我听了这些话以后,也常常会黯然许久,在那几年前读大学的时候我曾经处了一个对象,我曾经把她领回家里过,祖母也见过的,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分手了。现在倒成了祖母的心病。

  九八年新年刚过,祖母病倒了,刚巧有个村里的乡亲来给我提媒,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就是我现在的妻子。祖母生前仅见到我妻子两次面。记得第一次见面时祖母拉着妻子的手端详着,祖母那时已经很少说话了,妻子对祖母业很亲近,没有一丝厌恶的表情,当时祖母正是病重时,身体和周围难免有一些难闻的气味。我大声的问祖母:奶奶,你看这个女孩给你当孙媳妇行不?祖母笑眯眯的点了点头,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倒:好啊,好啊-。妻子第二次见祖母是在祖母离开的头一天,我没有在家里。现在想来,值得欣慰的是我终于让祖母见到了我的妻子。

  那天,我做了个梦,梦中的祖母穿着干净的衣衫坐在老家的炕头上,严肃的对我说:四啊,少喝酒啊。醒来后对妻子说了,妻高兴的说:好啊,我说你不听,看这回奶奶的话你听不?我大声的说;听,当然听。

  愿在天堂的祖母永远安宁。

   

作者声明:
    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发表此作品,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>>上篇文章:畅游济南   >>下篇文章:春殇
文章搜索:
 作者登陆  
写 手:
密 码:
·写手注册 ·个人文集
·发表文章 ·文库管理
·文章搜索 ·网文周榜
·网文月榜 ·写手排行
·文章点击排行 ·文章点评排行
文 章 搜 索
站 内 信 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2008-2016 绥化市华信网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