绥化之窗首页 绥化上网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
首页  |  绥化原创区  |  书籍区  |  导航区  |  绥化作家
 散文 文集 | 随笔 | 散文 | 诗歌 | 小说 | 杂文
 
母亲的田园(散文)
  文 / 墨原
许多年没有欣赏到那种阳光般的颜色了。那颜色黄得亮眼,黄得纯粹,引来成群的蜂蝶在上面起舞。这颜色是母亲用双手精心培育成的。初始母亲弯腰在田野里,耐心地平整着田园里的泥土,一锄又一锄,就像穿针引线为我们缝补着衣衫,透着温情与呵护。母亲平整田园的样子,至今还让我记忆犹新。
时间是北方的四月,当一场绵绵的春雨落过之后,母亲平整过的田园在不知不觉间便绽出一片新绿。那绿初始是脆生生的,是鲜亮亮的,望上一眼,仿佛你的心情立刻也成了绿色。接着,这片新绿便逐渐鲜活起来,努力地生长着,引得途经这里的人常常都要驻足望上一会儿。
那时候我极好到村子外面跑玩,带上鸟夹子和弹弓,四处打鸟,或跟大一些的孩子下河捉鱼,仿佛只有这些儿,才是我生活的天地。傍晚归来,我浑身泥土地走进家门,心想这一天太累了,连一只鸟也没有打到,还真不如在家里睡个懒觉呢!
一个人如果有了这样一种心理,那么他将真正的一无所获。
然而这时候的母亲却一脸温笑,说又到哪野去了,快吃饭吧,瞧你身上脏的,都快成泥猴子了。母亲说这话时,没有怪怨我的意思,就拿着我换下的衣服去洗了。在我的眼里,母亲的心情似乎也是一片田园,永远是那么谦和,那么富有生命的绿意。
母亲的田园其实仅仅是一小块田,是母亲在我家种土豆时特意留下来的,大小就像我家屋前的菜园,用脚去量也就十几步宽阔。可就是这一小块田,母亲却把它看得很重要,侍弄得也很精心。可父亲却对我说:“你妈除了栽种那点儿菜根子,就没有其他本事了!”
对于父亲的话,母亲从来不计较,她觉得男人家的眼光永远也不会跟女人一
样。男人总是好高务远,不求实际,腰断了也要硬称好汉。在母亲的心里,她觉得只要自己把这一小块田经管好了,就不会再愁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了。因为那时侯,我们村间人过的日子都贫苦,就是劳力多的人家,一年下来在生产队也分不到几个钱,何况我家只有父亲一个劳力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母亲种的那一小块田里便开满了黄色的花。而这时候的我,也常常挎着柳筐,牵着三弟的小手到村外去。我和弟弟走在微风吹拂的田野上,一边挖着野菜一边四周张望,似乎在寻找自己的梦想。这时我隐隐嗅到了一股花的香味,是一种清纯的香,是一种灿烂的香。朝着这香味走过去,我清楚地看见母亲的身影在一片花海里时隐时现。那花黄得透切,黄的耀眼,黄得你的视野一片热闹。眼见母亲的田园这般色彩,我牵着弟弟朝母亲奔过去,如同远离家门多年的游子,见到了生他养他的热土。
当母亲的田园收获时,村子里便有许多村人拥来我家,或拿个三角五角,或
兜装两三个鸡蛋,以物易物地换取母亲的收获。这时候,父亲开始哑声了,蹲在
地上抽老烟,且一根接一根,抽得脸上一片迷茫。
母亲在她的田园里栽种植的是白菜籽实。每年的冬天里,母亲总是把切下来的白菜根储存在我家的地窖里,并用湿土埋起来,且十天半月便要到地窖里看上一看。
可以说,母亲的田园是灿烂的,是充满内涵的,仅以它固有的颜色表述着一种乡间的情怀。
现如今,母亲依然在村落里活着,活得坦然,活得充实。为此,我也常常想起她在田园里忙碌的身影,蓝天在她的头上是那样的辽阔,泥土在她的脚下是那样充满温馨。

作者声明:
    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。我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发表此作品,同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。未经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。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,请绥化之窗-文学频道及时通知我。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,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。

>>上篇文章:生命   >>下篇文章:故乡的月亮(诗歌)
文章搜索:
 作者登陆  
写 手:
密 码:
·写手注册 ·个人文集
·发表文章 ·文库管理
·文章搜索 ·网文周榜
·网文月榜 ·写手排行
·文章点击排行 ·文章点评排行
文 章 搜 索
站 内 信 息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友情链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©2008-2016 绥化市华信网络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